Search

年终特稿请回答2019地球火殇人类之殃

中新网12月30日 题:请回答2019,地球火殇,人类之殃?

“伟大的建筑物,如同巍峨的山峦,是需要多少世纪的时间才能形成的。”

当火焰吞噬那些珍贵的文化遗产时,历史仿佛就在我们眼前燃烧。

日本首里城遭遇大火。(图片截自日本《朝日新闻》)

【澳大利亚山火——生灵之殇】

4月15日,一场突如其来的大火,却让全世界眼睁睁看着,“法国的一部分”付诸一炬。

在雨果笔下,巴黎圣母院如同一首“伟大的石头交响乐”。每一块石头都是法国历史的一页。

塞纳河畔,熊熊烈火吞噬了教堂屋顶,93米高的木制塔尖,在燃烧逾1小时后,如同被拦腰折断一般,坍塌坠落。

这一年,“地球之肺”亚马孙雨林延烧,美国加州山火蔓延,澳大利亚林火失控,那里上千只考拉的命运更是牵动人心。

“不仅仅是经济损失,还失去了一颗支撑着冲绳的心。”

这一年,我们目睹了巴黎圣母院大火、冲绳首里城大火、京都动画大火……

4名“00后”伪装成明星易烊千玺,并建立粉丝QQ群发布虚假信息进行诈骗,先后骗取两名小学生8万余元。杭州市桐庐县人民法院17日对该案进行一审宣判,以诈骗罪分别判处4人三年八个月至八个月不等的有期徒刑,并处罚金。

等到有粉丝上当询问,该假的易烊千玺QQ号就会给他们发送收款二维码,一次得手还不满足,接着搬出 “转错账户”、“押金”、“手续费”、“激活费” 等借口,一而再再而三地要钱,最后还骗受害人删除聊天记录,留下一句会以其他途径返还现金,就消失得无影无踪。

然而,幸存的文物,残缺的建筑,更提醒了我们伟大建筑的脆弱一面。

10月31日凌晨,冲绳首里城发生大火。从最醒目的朱红,到令人绝望的黑白,只用了11个小时。

巴黎圣母院尖塔倒塌瞬间。视频截图

这里还留着冲绳数百年历史的记忆。14世纪前后,这座木制城堡拔地而起,完美融合了日式和中式风格,一砖一瓦艳丽动人。之后,作为琉球王国的宫殿,记载了它500年的荣耀与寂寥。

故宫博物院馆藏约180多万件,大英博物馆800多万件,巴西国博大火一下就抹去了1800万件藏品的痕迹,可谓人类文明的一次浩劫。

【冲绳首里城大火——遗产之殇】

然而,1992年重建后,世界的记忆在这里留下。2000年7月,首里城见证了G-8峰会各国领导人在此享用晚宴;2018年,全球6000万人来到首里城,找寻琉球的历史;它甚至本该见证明年东京奥运会,火炬传递将经过此地……

去年9月,巴西国家博物馆一场大火,令2000万件馆藏中的九成化为灰烬,建成200年的博物馆也沦为废墟。

【巴黎圣母院大火——文化之殇】

当地居民望着首里城默默流泪,仿佛期冀着用眼泪浇灭大火。68岁的金城珍源是附近被疏散的30名居民之一,他说,“这太可悲了,这是冲绳的象征啊。”

闻名于世的大扇玫瑰花窗也奇迹般幸免于难,就连随塔尖坠落的雄鸡风向标,都在废墟中被找到。有网友戏称,这是法国“最顽强的公鸡”。

“我从未听过考拉的声音,甚至从未意识到它们也会哭泣……”

除此之外,还有另一种冒充明星,以募捐之名诱导粉丝转账的套路,受害人第一次转账后,骗子又会整出高级会员制一说,让受害人接二连三地转账。

近日,日本政府决定,首里城将按照1992年的复建图纸再次重建。然而,匠人已逝、原料难寻,完全恢复历史原貌,已再无可能。

灾难发生时,圣母院周围挤满了民众和游客,有人跪地祈祷,有人暗自啜泣,还有人在震惊中,凝视着大火蚕食这座有着800多年历史的地标建筑。

然而,毁掉它们,有时只需一场大火。

“熄灭了火之后,灰也是冷的。”

对此腾讯方面表示,追星时请保持理智,大家不要随便相信打钱等小道消息,遇到自爆明星牌的陌生网友,千万清醒一点,对方十有八九是骗子,请直接举报即可。

所幸,在全力抢救下,巴黎圣母院“避免了最糟糕的情况”,只有屋顶和塔尖被毁,主体建筑和珍贵文物都没有受损。

巴黎圣母院大火中幸存的公鸡风向标。

只希望,它所承载的古代与现代交织的印记,永远留在人们心中。

盛时,海上贸易发达,与中国、东南亚诸国进行贸易往来,康熙也曾手书“中山世土”赐予琉球,成为两国交好的见证;衰时,首里城曾成为王室内乱的牺牲品。最终,在二战美军“密西西比”号战列舰的炮击下,琉球的记忆越变越淡。

法院审理认为,曹某、包某等人以非法占有为目的,结伙利用电信网络技术手段骗取他人财物,数额巨大,其行为均已构成诈骗罪。

文化遗产之火,关乎人类文明传承;而山川林野之火,关系着人类生存环境的未来。

还有耶稣荆棘王冠、圣路易斯法衣、珍贵的画作,这些无价之宝都是消防员们排成长达200米的人链,以人传人的方式抢救出来的。

巴黎圣母院是法国哥特式建筑的巅峰之作,如今标志性塔尖烧塌,已是建筑史上无法估量的损失。如果整个大教堂都被大火烧毁,后果不堪设想。

当人们还未从巴黎大火的悲伤中缓过来时,日本又有一座世界文化遗产坍塌。

——雨果《巴黎圣母院》